新聞中心

“第二廚房”里自制面食

 

       元旦,我家小貓去勢手術后急性腎損傷, 一直住院治療。1月3日下午我打球拉傷韌帶,開始20多天的理療,直到春節回家前都杵著拐杖。我想,我一定是鼠年最倒霉的人了。可這個庚子鼠年,注定有個無比艱難的開頭,我和每個人一樣,經歷著史無前例的傷感年。年三十我們一大家子哭著分離后,回到小家深居不出。
雙胞胎女兒從杭州和成都回來,難得一家四口被綁在一起生活半個月,吃成了最重要的事情。想起之前買在家里的酵母和芝士,比薩這個洋餅子似乎只有4個人吃才合適。在京東購買的電餅鐺大年初五到家,馬上用起來,做比薩和其他面食。一個從沒有親自做過面食的南方人,準備在這里開啟自制面食的第二廚房。
面食的第一個技術難題當然是面團發酵。冷水攪勻放了一整晚也不見它長大幾分,我很納悶,網上短暫的教程出了什么問題?不過對做比薩來說,面團發酵成功與否不是大問題。將喜歡吃的素菜用開水煮至九成熟、火腿腸切成小片,電餅鐺上刷一層油,圓餅上點孔、刷番茄醬、鋪放一層素菜、加一層芝士,再鋪一層火腿腸,又鋪少許芝士。蓋上電餅鐺,8分鐘時間,一個比薩就成了。
不專業,但畢竟是親自做的,口味不錯,家人自不會挑剔。一家四口這時候打開紅酒、煎好超市買來的牛排,加上一鍋傳統的蘿卜丸子湯,吃得歡天喜地。
大女兒的男友是農村長大的孩子,貌似什么都會做。他看到我的面團后教我們:面團發酵需要內外都用溫水。酵母用溫水攪勻,面粉倒入其中揉勻。關鍵是揉面團,不只是用筷子攪好即可,需要雙手用力揉搓20分鐘以上。于是他示范一次,面團在他手下啪啪啪地打著專用砧板,看得幾個女人都呆了——這分明是外面賣餅子的師傅動作。揉好的面團鋪在碗底,他用大盆子端出半盆熱水,將碗放在盆中,蓋上盆。一個小時之后,我們揭蓋一看:哈!面團已經脹到碗口!這樣發酵的面團到第二早上做的比薩餅,看上去薄薄一層,卻很快變厚了。
剩下的面團當然是做自己喜歡吃的。我愛吃紅糖餅,這個春節找不到店家正常開業,面團發酵發得好,我正好學著做紅糖餅。不過,紅糖溢出餅子,弄得一手黏糊糊的。看來要做好面食,跟其他手藝一樣,重在細節,比如紅糖餅子,怎么能保證紅糖不冒出來?比如做饅頭,怎么切得好看?做包子,怎么包得藝術?牛肉餅子,怎么把牛肉揉勻進面團?如此種種。我沒有想到的是,學會了發面,之后面食的各個品種就可以隨之延伸,個中精妙,需要一次又一次地探索和實踐。
不到半個月,比薩會了,紅糖餅子會了,饅頭會了,包子會了……他們說得對,一場疫情,全民成了廚子。從此就手癢了,從此就感覺不靠天、不靠地可以靠自己了。深入再研究,才明白面粉學問大。做面包要高筋面粉,做蛋糕要低筋面粉,花卷、饅頭、餅用普通面粉。我之前做比薩用的竟是高筋面粉。看來,能不能把食物做到精致,食材應該是首要問題。書呆子學廚藝,需要學的基礎常識還不是抖音上能學到的。顯然廚子也不是兩三個月可以練就的。
簡簡單單的第二廚房,自然能協助我們度過這一段艱難的日子。或者說,在廚房緩和了我們內心的焦慮、悲痛和壓抑。國之大難,民之不幸,己之無力,我們內心是沉重的,耗時間和精力的廚藝,打發的是時間,更想打發疫情消散。在廚房的我們是否想過,這次吃出來的疫情告訴我們,吃對我們生命攸關,我們對動物、對自然,要有一顆敬畏之心!

 
德勝廚具有限公司

Advertising agency

技術支持:申博科技

Copyright © 2004-2017 德勝廚具有限公司 遼ICP備0089號

地址:​遼寧 丹東

電話:0415-4587777 13888123456

客服熱線:

400-000-0000

北京十一选五前三开